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案例 >

美军高精度武器发展迅速 未来或可取代核武功能

时间:2021-01-28 22:07

  中国网讯 非核武器及其对核裁军进程的影响这一主题涵盖很多方面。对于俄罗斯来说,这一主题看起来没有媒体经常讨论的反导防御问题重要。但是,与美国国内的情况不同,尽管极为迫切,但俄罗斯专家界对此问题讨论和研究都很少。

  非核高精度武器的发展已经达到这样一种水平,即用非核武器逐步取代核武器所担负功能的问题正在得到认真对待。

  似乎,非核高精度武器正在扮演促进核武器作用下降进而裁减核武器的积极角色。但是有一个相反的趋势。一些国家常规武器的压倒性优势促使其他国家追求拥有核武器,以保卫自己的主权,推行独立的政策,这样,核不扩散机制的基础正在遭到破坏。

  非核高精度武器地位的上升使核武器在战略遏制中的作用下降,这还有可能导致战略稳定被破坏而不是得到加强。一个经常被提及的论据是,使用象非核洲际弹道导弹或潜射弹道导弹这样的武器可能会招致反击,因为这些导弹与核导弹无法区分。

  有时高精度武器不是被视为核武器的替代物,相反,是被视为增强核遏制的说服力的一个组成部分。例如,有一种观点认为,“使用携带常规弹药的高精度远程运载工具的令人信服的威胁可能成为用来补充核遏制系统的‘准核遏制’系统的基础”(A•A•科科申,《21世纪的核冲突(类型、方式、可能的参与者)》,莫斯科mediapres出版社,2003年出版)。2012年9月份出版的《原子科学家公报》(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刊登了一篇研究中国核学说的文章。作者认为,中国部署的非核弹道导弹承担的正是这种功能。

  非核高精度武器发展中的质量飞跃开始引发对正在受到裁减的战略核力量的生存能力的担忧。一些公开出版物研究了对俄罗斯战略核力量进行先发制人、令其无力反抗的打击的情况,包括使用非核海基巡航导弹。 因此在下一步削减战略进攻武器的过程中必须要考虑到这一因素。

  一些非核武器类型以前是俄美削减战略进攻武器协议的对象,限制性和透明性措施也及于这些武器。目前出现了这些武器脱离限制的趋势。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B-1B重型轰炸机。这种武器再也不是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的对象。对本土之外的B-1B驻扎地区的限制也不再有效,美国再也没有通报该型轰炸机转移情况的义务。

  同时,众所周知,B-1B重型轰炸机携带着驻阿富汗突击飞机的主要载荷。它们投送了超过60%的对地攻击炸弹和导弹。美国有提升B-1B重型轰炸机在太平洋地区的作用和为此在关岛空军基地部署部分该型飞机的计划。装备射程超过500英里的JASSM-ER空射巡航导弹的B-1B从明年开始正式使用。在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的术语中,这种巡航导弹属于远程空射巡航导弹。

  为了客观地讨论非核战略武器对核武器的作用和地位的影响,首先应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即我们如何理解“非核战略武器”。这一术语使用日趋频繁,但是对于应将这种武器算作何种武器类型的问题,暂时没有一个一致的观点。专家只认可非核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是战略武器。美国当局认为,在“全球快速打击”计划框架内正在研发的武器系统不受新的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的约束,自然不能算是战略武器。众所周知,俄方持相反的观点。

  对于不属于新的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限制对象的那些系统,甚至俄罗斯专家界也未达成共识。对于远程空射巡航导弹和海基巡航导弹的认识也各不相同。

  众所周知,在旧的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谈判中,苏联方面曾试图限制隐蔽的反潜活动,并提出了具体措施。在90年代末的第三阶段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的谈判中也提出过这一主题。在俄罗斯战略核潜艇与以前一样仍在执行核遏制任务而美国多用途核潜艇显然与冷战年代一样在试图跟踪它们的情况下,这一主题是否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尤其是,根据武装力量建设计划判断,俄罗斯海基战略核力量将进行彻底更新,因为向国防工业综合体布置了在2020年前建成8艘装备最新的“圆锤”导弹系统的新型战略核潜艇的任务。

  如果限制隐蔽反潜活动的主题依然现实,那么是否应把多用途核潜艇算作常规战略武器运载工具?是否应把它的反潜武器(非核导弹鱼雷或鱼雷)视为战略武器?此外,众所周知,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正在研发用于探测和长期隐蔽跟踪潜在敌人的潜艇的遥控潜水器。这也是非核战略武器吗?

  众所周知,俄罗斯的立场是,只有在美国核航空炸弹撤出欧洲后才可讨论削减非战略核武器的问题。并且不止一次地强调,俄罗斯视这一武器为战略武器,因为装备核航空炸弹的北约战术飞机只需几分钟就可飞抵俄罗斯洲际弹道导弹部署区域。是否应该这样理解:如果大威力非核航空炸弹和导弹对于井基和机动洲际弹道导弹具有打击能力,那么它们部署在直接邻近俄罗斯边境的北约战术空军基地的时候也将被视作非核战略武器。

  众所周知,美国及其盟友本土反导防御系统的反导导弹将装备非核动能弹头。是否需要把这些反导导弹也列为非核战略武器?或者应该划分非核战略进攻武器和非核防御武器并对与其相关的问题进行单独研究?

  笔者认为,这两个范畴未必应该混为一谈。然而看起来,如果与非核战略武器联系起来,俄罗斯在反导防御问题上的立场会更合情合理、更有说服力。例如,俄罗斯声称必须保证反导防御系统不对准俄罗斯战略核力量。而反导防御系统作为防御性系统如何可以是定向的呢?它针对俄罗斯战略核力量使用的情况是指什么?是指俄罗斯战略核力量进行第一次打击的情况吗?很可能应该这样推测,这里指的是假设的情况:用非核武器对美国和北约实施令其无法反抗的打击,而其反导防御系统承担的角色是拦截第一次打击后得到保全的俄罗斯战略导弹。那么为什么不公开地强调这一思想?无论如何,会出现一个有分量的论据来反驳今天令西方读者觉得毫无疑义的一个论点:俄罗斯的担忧被过于放大,因为在欧洲的反导导弹的有限数量显然不足以抵消在数量上占数倍优势的俄罗斯战略核力量。

  可以被视为非核战略武器的清单不限于此。有一种观点认为,包括太空侦察与目标指示装备、反卫星武器、无人攻击机甚至网络武器在内的保障性系统也应该算作非核战略武器。

  显然,如果俄方希望在下一步的核裁军中取得进展,应对这一清单进行限制,确定重点。目前正在形成这样一种印象,即重点清单中只有非核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以及美国在“全球快速打击”计划框架内正在研制的武器类型。众所周知,美国当局完全放弃了在弹道导弹上部署常规弹头的计划。“全球快速打击”武器暂时还处于研究阶段,这一阶段可能会持续不止十年。因此,与远程空射和海基巡航导弹不同,它们在可预见的将来对于俄罗斯战略核力量来说是最大的危险这种观点很值得怀疑。远程空射和海基巡航导弹一直在得到改进,并且主要因弹药和保障性的侦察与目标指示系统的完善而具有全新的能力。

  通过新的条约限制未必能解决非核战略武器的问题。显然,其解决办法在于提高透明度和承担单方面义务。美国非政府专家已经在积极讨论这一问题并提出具体措施来减少俄方对非核战略进攻武器潜力增长的担忧。俄罗斯专家是否准备好对这些措施进行讨论?暂时没有这样的感觉,这一情况再次证实了所讨论的主题的迫切性。知远/舒克

36选7

36选7开奖结果【真.111】

Copyright ©2015-2020 36选7开奖结果【真.111】 版权所有 36选7保留一切权力!

联系人:郭经理

销售热线:400-0695328

地址:河南省 安康市 永安街道办朝阳西路1号2F

扫一扫
关注我们